英飞拓(002528.CN)

安联锐视IPO二进宫:营收下降毛利上涨 费用过低研发乏力

时间:20-08-21 07:52    来源:和讯

《投资者网》吴微

6月24日,在创业板重新受理不久后,珠海安联锐视科技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“安联锐视”)就提交了申报材料。目前公司已接受问询,等待深交所上市委会议审议。2015年新三板挂牌交易、2018年上会被否,截至目前,安联锐视离成功上市又仅差临门一脚。

2007年成立的安联锐视,是知名安防设备销售商的代工企业,主要生产安防监控系统中前端的摄像头和后端的录像机。2018年首次上会时,安联锐视因管理费用低于行业、主要客户同时又是供应商等问题而未能顺利过会。

《投资者网》注意到,2015年就在新三板挂牌的安联锐视,公司挂牌后鲜有交易。在2019年安联锐视第二次申报IPO前,多笔股权转让的价格仅有1.50元/股,公司对应整体估值不足1亿元。2019年安联锐视营收减少,毛利率却大幅提升,使得公司净利润上涨,这也引起市场的关注。

供应原材料的客户

2007年成立的安联锐视,主要生产安防设备前端的摄像头和后端的录像机。与头部企业海康威视(002415,股吧)(002415.SZ)不同,安联锐视的经营以ODM模式为主,公司为Swann、韩华泰科以及Lorex等知名安防设备厂商提供代工服务。即安联锐视按照客户要求采购原材料后进行加工,公司不自主销售产品。

作为代工企业,安联锐视的收入重度依赖Swann、韩华泰科以及Lorex等公司。2019年,安联锐视收入的38.02%来自Swann,11.80%来自韩华泰科,Swann与韩华泰科为安联锐视提供了近一半的收入。在2018年首次IPO上会时,安联锐视与Swann、韩华泰科之间的交易就被发审委所询问。

值得一提的是,Swann不仅是安联锐视的第一大客户,还是其第一大供应商。2019年,安联锐视在Swann处采购了5754.71万元的原材料,占当期采购额的10.71%。安联锐视披露的信息显示,Swann2019年12月6日前的实控人是刘肇怀,此后的实控人是深圳市投资控股有限公司,Swann与A股上市公司英飞拓(002528)(002528,股吧)(002528.SZ)是关联公司。

除了Swann,安联锐视也在前五大客户中的Lorex、韩华泰科(天津)有限公司等企业采购原材料,甚至在个别企业的采购额超过当期销售额的50%。安联锐视在招股书中称,因客户在产品中指定硬盘品牌,为规避风险,公司就在客户处采购硬盘。

经《投资者网》向业内人士咨询,存储硬盘是标准化的产品,技术参数是公开信息,相同品牌的产品,在哪里买都一样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客户购买原材料委托企业代加工,与企业自主购买材料为客户代工,在会计处理的营收上存在较大差异:前者只体现加工费,而后一种方式则会将加工产品的价值和加工费均计入营收。

虽然安联锐视的主要客户是国内的关联公司,但其产品的终端消费者却是欧美的民用安防客户。2019年,安联锐视在北美的销售收入为5.31亿元,虽然较2018年的5.67亿元有所减少,但北美地区收入在总收入中的占比却有所提升,由2018年的59.36%上涨到2019年的63.46%。在中美贸易摩擦的大背景下,安联锐视重度依赖北美市场,无疑会增加其业务发展的不确定性。早在2018年上会时,发审委也曾就此对安联锐视进行了询问。

低于行业的期间费用率

在2018年上会时,除了业务问题外,安联锐视的期间费用率低于行业也被发审委关注。到2019年安联锐视的期间费用率依旧低于行业水平,仅有12.61%,同期,同行业公司汉邦高科(300449,股吧)(300449.SZ)的期间费用率为28.28%,同为股份(002835,股吧)(002835.SZ)的期间费用率为28.17%,均比安联锐视高出近6成。

安联锐视的各项费用中,销售费用率不足3%,而同样做代工的同为股份销售费用率在7%左右,主要做工程业务的汉邦高科,销售费用率也在7%附近。值得一提的是,销售费用投入低于同业公司的安联锐视,却拟募集1亿元用于营销运营平台建设项目,这笔资金主要用于产地建设、市场推广以及员工薪酬。

除了销售费用率低,安联锐视在研发投入上也比较吝啬,2019年的研发费用为4545.36万元,在营收中的占比是5.42%。同期,汉邦高科的研发费用率为6.70%;业务模式与安联锐视类似、营收规模相差不大的同为股份,研发费用率接近安联锐视的3倍,高达1.06亿元。

安联锐视在招股书中解释称,同为股份拟研发 AI 类视频,因此其人工成本较高。2019年同为股份研发人员的人均薪酬是25.19万元/人,安联锐视仅有14.00万元/人。《投资者网》了解到,海康威视的基层程序员月薪就已超过万元,据智联招聘发布《2019年冬季中国雇主需求与白领人才供给报告》显示,在安联锐视所在的珠海市,不计算十三薪,2019年当地白领应聘的人均薪酬为11.26万元/年。从同业公司以及当地情况来看,安联锐视研发人员的薪酬偏低,或会造成其核心研发团队的不稳定。

就学历构成来看,安联锐视的研发团队略显乏力。2019年,安联锐视硕士以上学历的员工仅有8人,在总员工中的占比不足1%,本科以上员工在总员工中的占比也仅有24%;同期,同为股份硕士以上学历员工在总员工中的占比为4.76%,本科以上学历在总员工中的占比为37.26%。业内人员表示,在安防设备这个技术快速迭代的行业中,技术研发相较于产能更能决定企业的发展前景。《投资者网》就安联锐视的研发相关情况,询问了公司董秘办,对方未予回复。

除了研发人员薪酬低,安联锐视一线生产人员的薪资也不高。2019年安联锐视的直接人工成本为3860.49万元,当期生产人员的人数是628人,人均薪酬仅有6.15万元/年。公开资料显示,2019年珠海地区的人均薪酬为4.61万元/年。在安联锐视的直接人工成本还有部分劳务派遣员工的成本,2019年底安联锐视的劳务派遣员工在总员工中的占比甚至超过10%。

收入重度依赖个别客户、研发投入低的安联锐视,如何在技术迅速迭代的安防行业中保持竞争力,是未来发展的重要课题。(思维财经出品)■

(责任编辑:季丽亚 HN003)

看全文